ENGLISH

九十年代的“大尾象”

     1990 年, 广州城经历了十年的发展, 处于从一个旧城区向新兴城市变化的过渡期, 出现了诸多的问题, 这些问题在中国的城市中出现得最早, 最具代表性, 在中国也是前所未有的. 诸如旧城区的改造带来的拆迁问题; 由于交通堵塞带来的道路扩宽和新的公路网的建立, 整个城市的面貌充斥着百废待兴, 新旧建筑形成了一条强烈对比的风景带. 与此同时, 大量的农村人口涌入城市, 在城市中形成了一个个的村镇部落. 一方面城市的发展对准着国际大都市的方向, 另一方面新出现的村镇部落又使城市的局部出现了乡村化的极有趣的现象. 商业的快速发展占有压倒性的主导地位, 人们平时的精神需求在一天复一天的劳碌中, 转向了花天酒地的娱乐场所和新兴的色情行业, 一切都在金钱的驱动下, 包括最清高的知识分子聚集地—— 大学, 也不能幸免. 再加上 “89 天安门事件” 的影响, 文化艺术界陷入低潮.
   
      “大尾象” 工作组正是在这种社会环境下成立的. 最初的成员是陈劭雄, 梁锯辉和我, 后来徐坦也加入到这个行列, 而郑国谷有时也参与了我们的活动. 陈侗一直对 “大尾象” 给予支持, 最难得的是摄影家张海儿从“ 大尾象” 开始创立的时候就拍下了很多珍贵的图片资料. 1994年, 侯瀚如第一次跟 “大尾象”合作, 并将这次展览命名为  “没有空间” ( No Room ) , 他多次撰文介绍“大尾象”和成员的作品, 直至这次把“大尾象”纳入到威尼斯双年展他主持的部分. 回想起来, 虽然“大尾象”仅仅只有四个艺术家, 但这样一个 “小空间”, 却使广州不少志同道合者走到了一起. 我们这一群人, 经常会在酒吧, 大排档和陈侗的书店聚集, 彼此的交流是热烈和兴奋的, 而且碰撞出无穷大的能量, 这些能量转化为“大尾象”一个接一个的展览.  从1991年初开始近十年时间, “大尾象”几乎每年都有一次展览或活动. 这些展览大多数发生在广州. 虽然每个艺术家关注的问题有所不同, 采用的艺术方式也不完全一样, 但无疑我们的能量都来自与这个城市. 处于这个较为开放的中国南方城市, 新思想很容易在这里生根, 我们的视野是开阔的, 在关注当地城市发展的时候, 同时也留意西方艺术的变化. 事实上我们借用了不少西方当代艺术的形式来反映我们所遭遇的种种问题, 这也是第三世界国家的知识分子在全球化下的境况. 但是我们的目标并不仅仅停留于此, 我们有着更大的雄心, 从语言上突破东西方艺术的界限. 所以从一开始, “大尾象”并不设立任何的主张和纲领, 它是一个开放的空间. 作为独立个体的艺术家在这一空间得到任何发言机会. 因此它也是一个自主的空间. 通过超过十年的实践, 每个艺术家形成了自己的表达方式.
    
     从“大尾象”的第一次展览, 我们便开始运用装置与行为的形式, 后来逐渐涉猎到录像, 图片, 多媒体和网络. 在整个九十年代如同中国的发展一样, 艺术的样式不断在中国翻新, 各种实验都在不成熟的条件下进行, 在一个没有成型的艺术系统下进行工作, 艺术家可以自由选取不同的方向进行实践, 直到成功找到自己的艺术语言为止. 但是在非体制下产生出来的作品, 一方面, 很多时候是一次性的展示和没条件面对公众, 观众人数极其有限. “大尾象”同样面对这样的问题, 我们的创作不得不出现在城市的各种可以利用的场所, 多种媒介的实验正是介入这些场所的有效手段. 这些创作形式与我们日常的生活发生着紧密的联系, 因而这已不单单是在媒体和形式的探索. 同西方的艺术家比起来, 我们一下就跨过了接受新媒体学堂训练的这一步. 正因如此, 可以看到我们在运用这些媒介时, 更显出其粗野和有力的一面.另一方面, 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却往往找不到艺术语言的上下文关系, 因为在这段剧变和割裂的时期, 中国的当代艺术既不是按照西方艺术的发展逻辑而产生,也不属于本土原有文化的延续, 它就象中国现在的城市——不伦不类的怪物突然地出现. 城市中疯狂地失去理性的消费和享乐主义的驱动, 人们持续在一种激烈竞争的兴奋, 莫名的快乐和对未来一无所知的状态中, “大尾象”的作品在这种情景下不可避免地带有很强的时代印记. 这些作品涉及到城建, 消费文化, 交通, 人口和性文化等等的城市问题. 因而它们的语言不会是纯粹的, 而是异想天开, 甚至是忽左忽右的.
  
      “大尾象”的艺术家如同中国的其他艺术家一样正在建立自己的上下文, 亦同样正在遭遇被纳入到中国官方和西方体制的进程. 从地下走向舞台前, 表现在作品经常在国内外的大小双年展中展示. 这种形势的转变意味着中国艺术家逐渐经受更大的考验, 这里涉及到商业利益的诱惑和文化情景的再扩大, 我们这一代中国艺术家比历史上任何时期的艺术家思考的文化问题更为复杂,跨度更大. 套用一句俗话: 这既是机遇, 也是挑战.   
 
                                                                                                                   2003.4.18于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