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艺评摘录五

莫妮卡
       令人难以忘怀的女兵俯瞰著一堵砖墙,那是林一林不为人注意的行为艺术的遗迹。”大尾象“工作组这次活动的新颖性证明了这群艺术家面临自我表达的新方式。地点和时间的氛围需要一种强有力的、凝炼的表现形式,它在很大程度上取决於观众的即时反应。因而在林一林的”100块和1000块“作品中,要旨在於行为,而不在於劳作的最终结果。这位艺术家再次使用了青砖,这是广州的古旧建筑中广泛使用的材料(如今正被混凝土取代),而这些青砖第一次未唤起任何有关建筑的印象。选中妁材料是一架金属梯,100块砖和100张面值10元的钞票,还加上一只拳击手套。林一林戴著手套爬上架梯,在梯顶放上一块砖,然後再叠加上一块,两块砖之间塞进一张钞票。接下来他不停顿地建起某种不稳定的砖和钱的结构,先完成所有梯级上的工作,然後将这种结构建在周围的地上。
        
       砖和钱用完之後,他开始了作品的”解构“部分。他抓住一张钞票,将宅拽出来,使压在上面的砖掉落到地上。然後将该砖粗鲁地砸在钞票上,直至砖破成碎块,并用这些碎砖去建起另一堵规则的墙。接著,林一林将钞票掷向惊诧的观众,这些人反应各异,有的人避免与钞票有任何接触,有的人则兴奋地一把抓过去。可以看到有些人点火烧这些钱,有些人则多多益善地收集。
 
      在所有的钱散发殆尽,所有的砖都在钱上砸碎并放在一起筑成另一堵墙之後,行动就结束了。这位艺术家大汗淋漓。他举起手套,仿佛拳击运动员刚刚比赛完毕那样。
 
       林一林的艺术似乎又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他首先是对介於建筑与雕塑之间的关系感兴趣,其後他全神贯注於材料本身,他倾心於强有力地表达出某种力量。宅既可以是一种材料的内在力量,这种力量取决於材料的结构、潜力或社会意义,也可以是由艺术家的行为和观众的反应形成的力量。因此,通过撕扯纸币可引起砖块的跌落,它除了与材料自身特性息息相关之外,还充溢著社含的内涵。
 
       这位艺术家觉得自己找到了某种更为简单的自我表达方式。现在使他感兴趣的不在於是否仍要再次使用”墙“这一形式(这是他过去的许多作品的主题),而在於力量的创造和增强。正是艺术作品的制作过程,本身促成不同材料之间、作品和观众之间的关系发生变化。
 
       散发给人们的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特殊的、可辨的:它被打上了艺术家的印记。它与砖灰留下的印痕一道,携带著某些意义,这些意义终将扣住观众的心弦,使之综合不同力量,思考自己正观看的事件,因而这钱的自身将成为力量的源泉。

 

                                                   

——摘自“艺术潮流”1994夏季号,P.104-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