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艺评摘录三

栗宪庭
       90年代初以来,在中国最早开放的南方沿海城市广州,一直活跃着一个引人注目的当代艺术的小团体——大尾象,这个团体的艺术家是徐坦、林一林、陈劭雄和梁锯辉。他们并没有一致的艺术主张,但靠着对当代艺术的执着追求,在欲望和金钱泛滥的环境里聚集在一起。
 
       林一林一直通过关注于当今中国城市市民和他们的决速变化的生存空间,来作为艺术的切入点。他采用建筑最基本的材料——砖,使用人类最基本的动作,站立、趴跪、行走、躺卧,和人类生存需求的替代物金钱。这三种因素构成了林一林作品的主要的面貌,而以砖构筑的一面面简单的墙体,包含着对人类生存窘境的思考。
 
       林一林的话语特点,是他善于在自己的作品里,把各种现、当代艺术的语言方式进行综合试验,如建筑、装置、行为、观众参与,同时这种综合又常常以雕塑来达到统一,拓展了雕塑的观念。学雕塑出身的林一林,一直对雕塑与建筑的关系有持续的兴趣,或者说他的作品常常是以建筑的方式来作雕塑,所以他经常使用建筑材料尤其砖头来创作作品,他的早期作品《理想住宅标准系列》即是使用建筑材料的钢梁和砖头建筑成的雕塑,他的这种新雕塑亦包含了装置的因素,而且作品在完成之后形成一个类似“墙”的感觉,他的许多作品都是如此,“墙”也许是林表达自己的生存感觉的一个重要语符。其后林的作品开始涉及当今人的生存境况,但依然经常使用他习惯的砖头,如他的《100块和1000块》,作品使用金属梯作为框架,内填转头做成的包含建筑、装置和雕塑因素的作品,同时他又在每一块砖头与砖头之间压上一块钱,然后,作者又把行为带进作品,在拆作品的时候,不断地把拆出的钱撒向观众,作品最后在观众的参与,哄抢钱的气氛中结束,同时观众以哄抢钱的方式的参与,也使他的作品参与了对社会心理“拜金”的成功测试。 
 
       林一林经常使用嵌入的方式,如把按摩器、电视机等现成品嵌入墙里,而最精彩的是《墙面》,他把自己嵌入了墙里,同时这也是把自己的身体作为一种雕塑或者装置的因素去使用,使作品产生一种意外的效果,人被墙所桎梏,同时人是墙的一部分。他的这个作品成为他作品中的经典,他曾经做过数次,有时是作者不在墙中,空留着人形,作品依然有人在墙中的感觉,这是一种中国式的不在之在。把自己的身体作为一种雕塑因素去使用的作品还有《我在右》,是自己模仿中国皇家门前石狮子的造型,跪在雕塑底座上,作品幽默、滑稽。石狮子是中国传统皇家门前的饰物,但是,在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这种饰物反而成为一种时髦,许多饭店、商业场所的门前争先摆放石狮子,但气派不再。这种模仿是一种滑稽,林一林作品给人提示的那种滑稽感觉,是通过对模仿的模仿达到的。         

 

 

——摘自《2000.当代中国艺术奖金》画册 , P.29